查看: 4108|回复: 0

在易门菌窝里长大的童年

赫鲁晓夫斯大林 发表于 2019-7-10 14:29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815f73253988d7f9ab21e4f0c52a186b.jpg

5961ab74f0efbd72cf960995e28b65b0.jpg
七月是一个万物生长的季节,地里的烤烟开始尽情地伸展着枝叶,玉米也开始茁壮地伸长着枝干,田里的稻谷更是穿上了浓浓的绿衣,准备随风舞蹈。


2d98a3c51a418647245b04e05596b2ba.jpg
七月是一个热情似火的时节,彝家的阿表哥开始为火把节的筹备忙碌,阿表妹也开始为节日梳妆,就连年迈的阿卜阿涅(爷爷奶奶),也开始准备起节日的盛装。


30777d14faff5342deb91b81fd2c1fe3.jpg
七月是一个阴雨蒙蒙的季节,雨后的大山在缥缈的云雾间缔造着神奇的秘境,地底的蚂蚁钻出地面开始振翅高飞,乌云中的惊雷伴着雄浑的闪电开始呼唤雷电的娇子。
在这样一个生机黯然、热情似火的季节里,我凝望异乡的天空,在滇北的群山峻岭间想念起故乡易门,回忆起在菌窝里长大的童年。


9a9ac788f77b1b2911323d94da4cdc23.jpg
对于菌子的记忆,应该从自己十岁左右的时候开始。那时,家乡的菌子还是深藏在深山的“无名小子”,没有多少人关注,也不值钱,所以山上的菌子多得一捡一大筐。有一次,我和几个小伙伴去玉米地里割猪草,利用休息的几十分钟到地边的小树林中转转便每人捡了一大塑料袋。
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深山中的菌子也随之崭露头角,成为餐桌上的一道美味。也从那时开始,捡菌子卖成了村里人每年的一项重要经济来源,也成为我们放暑假时挣学费的一种手段。


e915b039270c068a43f06a58a944c1db.jpg
在我们小的时候,不敢独自山上去捡菌子。所以早上都是家里的大人带着去捡,下午则会约上几个小伙伴到最近的山上去捡。那时的我们与其说捡菌子,还不如说是去山上玩。和大人去的时候,经常会撒娇说走不动了,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拖大人的后腿。当然,有时也会兴致勃勃地要亲自捡大人发现的菌子。和小伙伴去的时候更不用说了,有时背着个小篮子一路玩着去,待到了山上,也差不多到回家的时候了,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两手空空而回。


88cee5f715e09560479b06dcfa38e0c1.jpg
待长大些,懂了些事,就都是自己上山捡菌子了,即便有时去的时候是几个伙伴一同去的,到了山脚就会分道扬镳,选择从不同的路线往山头进发。到了山头,伙伴们就会相聚在一起比比谁捡得多。因为到了山头之后,便没有更多捡菌子的路线,所以小伙伴们比完谁捡的菌多,嬉笑一番之后就会一同从这个山头捡到另一个山头。每每这个时候,山上是最热闹的,小伙伴们有的会向着对面的山头放声高歌,有的会放声大叫,在对面山头的人听到歌声和叫声就会回应,整个山间就会沉浸在浓浓的欢乐氛围中。


bd3ee29108154b295c58e9ebeaf8a27e.jpg
到了青春懵懂的时候,上山捡菌子更成了我们最爱的事情。村里的伙伴们每人带上一把镰刀、背上一个竹篮,叫上家里的小狗就会成群结队往山上赶。比较调皮的,会偷上父亲的几包香烟到山上分着抽。比较胆大的,在山上遇见邻村的小姑娘会上前去搭讪。比较厉害的,能把小姑娘约回家帮忙栓烟叶。我是属于比较害羞、比较笨的那种,只敢埋头捡菌子,所以捡的菌子一般是最多的。


f32ed78bb290aee246c9443e74c8b5e9.jpg

371cb48cd41f98e34d49b9492c5c8970.jpg
除了白天去捡菌子,有些人也会选择夜晚去捡。晚上一般就是捡青头菌,因为比起青头菌,别的菌出的少,而且不易找到。不善于夜间作业的我就去过两三次。记得有一次是表哥带着我去的,那天到了山上的青头菌窝,我把电筒光一扫,只见树丛中出满了一朵朵青头白干的菌子,我上前赶紧把篮子放下噼里啪啦捡了一通,不一会便捡了一大篮子。那是自己唯一一次夜里捡菌尽兴的,后来几次收获都很少。


2ae5a2cf66d85ad7f5ffbf4e83e5834e.jpg

a9e0ee35d4b79a45beeef924e8c85f61.jpg
除了专门上山捡菌子,我也会借着放牛的时候去捡。有一次去放牛,到回家的时候,我家的牛像发了疯似的从山上往下跑。在追牛的过程中,我在路边看到了一大窝鸡枞菌。那是让自己进退两难,去追牛,鸡枞挖不成了。挖鸡枞,又怕牛跑丢掉。思来想去,我决定挖了鸡枞再去追牛。最终把牛给跟丢了,寻到天黑才在人家的地里把牛找到。


e06252401c04d9a6cf0231f24fa41c19.jpg
在我看来,菌子里最好看应该属干巴菌,它价格很贵,而且如一朵尽情绽放的白色花朵,美艳动人;品种最多的应该属牛肝菌,有红的、黄的、紫的……,我最喜欢其中一种深黄色的,它看起来很饱满、壮实,小时候最喜欢用这种菌炫耀;出得最多的应该属青头菌,它的菌窝很广,而且它是自己知道唯一一种可以生吃的菌子;最香甜的应该属鸡枞菌,炒出来香,煮出来甜,它那种味道只要尝到一次就很难忘记。鸡枞一般出在电闪雷鸣之后,也因此,很多人把它称作是雷电之子。家乡的野生菌还很多,很多,每一种都是自然赐予的珍品,每一种都饱含着易门味道,每一种都镌刻着我的童年记忆。


f179a749a8c81108774f0a97ce8bffbb.jpg
现在的我,虽已离开易门八年,但每每想起家乡的菌子,还是会憧憬自己在易门上班,星期六、星期天能回老家捡菌子的生活。
编辑:望雨
来源:文字和图片来源于普兆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
注:本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果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小提示:如果您也想立刻让易门的朋友们知道您的服务、优势及特色,请拨打:
游客:为防止发贴人隐私被恶意采集导致骚扰,联系信息自动隐藏,查看需支付1元,收益归发贴人所有!(请在用户中心-我的钱包中查看)。点击下方按钮获得阅读权限。
,定制【易门生活网】微信群发服务

用户看贴支付收入将由发贴人所有,如出现问题,请致电0877-4968158联系客服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